当前位置:沧元图>第二十一集 第23章 天妖门的乞求
第二十一集 第23章 天妖门的乞求
本书:沧元图  |  字数:2382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8-10 02:36:18

元初山,正月初六,山上依旧有着过年的气息。

洞天阁内,秦五负手而立,微微皱眉,略显苦恼。

“孟川,你可是元初山如今的执掌者,说闭关就闭关,将事情都扔在我头上,明明有那么多元神分身,就不能分出一尊元神分身主持事务?”秦五颇为无奈,他遥遥看了一眼旁边一间屋子,那屋子通往着一座洞天世界,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关。”

在他苦恼的时候,一道身影从天而降,正是孟安。

“孟安。”秦五看着孟安露出笑容,孟安天资虽然没办法和孟川那等妖孽相比,可也很是卓绝,如今实力之高,怕是比他秦五还略高些。

“师尊。”孟安谦逊道。

孟安拜入元初山的时候,秦五还主持元初山,也在洞天阁讲法。

秦五在洞天阁可是足足三百年,不少都是祖父、父亲、子女几代神魔听秦五讲法,都共同称呼其为‘师尊’的。

三百年时间,秦五有太多的徒弟了,这些徒弟之间有父子、夫妻等各种关系。

“孟安,何事?”秦五问道。

“我有事找我爹,也联系不到他。”孟安问道,“听说如今是师尊主持洞天阁,我想问问,我爹他现在怎么了?我找他都不理会?”

“你爹在闭关。”秦五解释道,“外界事物一概不理会,除非是有顶天的大事。”

“闭关了?”孟安忍不住道,“要多久?”

“你爹只是和我说一句,一年之内应该会出关。准确时间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秦五道。

“一年之内?”孟安暗松一口气,“还来得及。”

这时,有一名弟子小心翼翼来到了这里,恭敬行礼:“拜见两位尊者,天妖门门主来拜山,想要见东宁帝君。”

“哦?”

秦五有些惊讶,“走,前面带路。”

“是。”那弟子恭敬道。

孟安却没有跟着去,天妖门门主,有一位尊者去见就很难得了,怎么可能几个尊者一起见?

……

元初山的一座大殿内。

秦五步入大殿内。

“师尊。”当代元初山主‘剑九王’立即起身,秦五则是在主位坐下,剑九王乖乖坐在一旁。

“天妖门门主?”秦五看着眼前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。

这中年男子有着少许白色鬓发,整个人都略有些幽暗,正是元神分身。

“拜见秦五尊者。”天妖门主微笑行礼,他的笑容自然带着邪异的魅惑。

“真没想到,一个天妖门主竟也能达到元神六层。”秦五惊诧说道,他在剑道天赋颇高,但元神方面就相对逊色些,一直到这次战争获胜,九百多年目标一朝功成的心灵圆满,才让他达到元神六层。

而这位神秘的天妖门主,竟也达到元神六层了。

天妖门主,修行残缺的‘天妖体系’硬生生达到五重天天妖境,元神天赋更是高,一直坐稳门主的位置。

“我身体有缺陷,神魔体系我无法凝丹。”天妖门主微笑道,“反倒是天妖体系格外适合我,不过我也只是一个五重天天妖,只剩下不足百年的寿命罢了。”

“你来,所为何事?”秦五看着他。

“东宁帝君呢?”天妖门主问道,“此事关系到整个天妖门众多天妖的命运,还是希望能见一见东宁帝君,听到他的亲口承诺。”

“说。”一旁的剑九王却是皱眉怒喝。

对天妖门,整个人族三大宗派都是敌视的。

这是背叛人族的势力!

这么多年来,给人族造成太多伤害,因为天妖门,死了很多神魔以及凡俗,还有些稚嫩的年轻凡俗天才们死在天妖门手里。

如今蹬鼻子上脸,嫌‘秦五尊者’还不够,想要见东宁帝君?

“我说。”

天妖门主没再苛求,微笑道,“我是代表众多天妖,来乞求活命的。”

“活命?”秦五看着他,“可以,全部投降,我可以保证你们活命。”

“我们若是投降,怕是会立即被囚禁,日日受折磨,这样的活命我们可不敢要。”天妖门主微笑道,“我们众多天妖,想要的活命,是希望人族神魔们能够既往不咎,我们天妖门修行者们能够安然生活在阳光下,三大宗派能够将我们和普通神魔一视同仁。我们若是再惹下大罪,三大宗派也可严惩。可若是没有再犯……不可再追究。”

秦五听的皱眉,摆摆手:“犯下的罪孽,必须承受代价。想要什么惩罚都免去,你可以滚回去,看能不能逃脱我们元初山的追杀。”

天妖门主淡然道:“我们天妖门驻地,这么多年,神魔都未曾发现,以后也发现不了的。若是不饶过我等,天妖无路可退……就只能继续和神魔为敌,那样,死去的人会很多很多。”

“哦?”秦五看着他,“接着说。”

“其实我离寿命大限只剩数十年,不投降,我一样能继续逍遥。”天妖门主说道,“我只是代众多天妖传个话,众多天妖们很想活命,神魔们不给活路……天妖们只能疯狂反扑了,所以我劝劝秦五尊者你多想想。”

“想的很美。”秦五盯着他。

“天妖门,如今有过千名天妖,达到五重天的有三位。”天妖门主接着道,“至于未成天妖的普通弟子就更是数不胜数,都是凡俗,融入在一座座城池。三大宗派确定不给我们活路?我觉得这事,还是得问问东宁帝君,由东宁帝君决断。”

秦五看了看他,冷漠道:“这事会转告孟川,也需三大宗派商议。因为牵扯太大,一年后,给你们天妖门答复。”

“好,那就等候神魔们的答复了。”天妖门主微微一笑,转头便离去。

秦五看着对方飞离远去。

“师尊?”剑九王看着秦五。

“天妖门和妖族不同。”秦五皱眉担忧道,“天妖门根系渗透天下处处,大城池乃至一些普通村落,都可能有天妖门的人。如是完全爆发起来,破坏力的确会很大。这事得好好想想,怎么降低损失,还能除掉这群人族叛徒。”

剑九王点头。

……

又一月。

有妖王拜山。

在人族世界的妖王们,特别是躲在小型洞天的四重天妖王、五重天妖王,能容纳它们回妖界的都是大型城关、超大型城关……防守严密,根本没法回。

战争失败,留在人族世界就只能永远躲着,这样的日子简直是噩梦。

所以只能来‘谈判’。

……

春天过去,夏天来了,孟川已经绘画了足足五月零九天。

依旧是那座殿厅内。

孟川还在盘膝坐着,认真绘画着。

“呼。”伴随着提笔,孟川看着眼前的画卷,这是超长的画卷,以孟川准备的画纸,画纸最长也就三十丈,这已经是孟川刻意准备的了。

然而却是动用了三份画纸连接起来,形成这么一幅超长画卷。

画卷的最末尾,画的繁华盛世,是如今繁华太平日子。

“诸位。”

“我们没有让你们的牺牲白费,这场战争,我们赢了。”孟川说着,这是对战死的众多神魔、数以亿计的战士们说的,随后便在画卷最右侧写上了两个字——“脊梁”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