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沧元图>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章 赢了!
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章 赢了!
本书:沧元图  |  字数:2181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8-07 01:46:45

“赢了。”

“我们赢了。”

“和妖族的战争,我们赢了。”

天下间,在城池里、山野里、高山峡谷中都有着欢呼的声音。

普天同庆!

三大宗派在确定获胜后,直接通传天下,让天下为之喜,为之庆贺。

……

元初山,赤血崖。

一名名神魔弟子们汇聚到了这里,甚至连衰老无比的‘李观尊者’都已经被唤醒。

“我所剩能沉睡的时间,并不多。还以为看不到获胜这一天呢。”白发苍苍满是皱纹的李观尊者,在秦五、洛棠、孟安的陪同下也来到了赤血崖,他们是站在边缘一带的。

“最终之战很突然,看到三位天地境妖圣进来后,立即就有成帝君的,我都有些慌。”洛棠则是笑道,“谁想在孟川面前,便是新诞生的妖族帝君也脆弱不堪,瞬间化作齑粉。”

秦五也笑道:“孟川还说了,便是帝君圆满来也是送死。”

“孟川如今到底是何等境界?”李观悄然询问道。

“我问过他。”秦五微笑道,“他说了,比新晋劫境大能要强些。”

李观眼睛瞪大,和秦五双眸相对,跟着二人都笑了。

一旁洛棠、孟安也都笑着听着。

“孟川来了。”洛棠说道。

远处孟川走来了,依旧是元神分身。白发披肩,独自从远处走来。

李观苍老的双眸观看着孟川,却在孟川身上感觉到了一种‘死寂’的气息,作为离寿命大限没多久的李观,对此感受格外清晰。

孟川走到了近处,向在场尊者们微微点头。

“爹。”孟安走到孟川身边。

“孟川。”李观声音苍老,仔细看着孟川,“我沉睡之前,你还不是这样,怎么现在……”

“没什么,只是一种修行。”孟川说道。

巫古河域,鹏皇已经离开了那座混洞,显然鹏皇从孟川那一道残月中能体会到单论技艺境界,孟川丝毫不逊色于它。结合双方修行时间,再过些时间,恐怕它想走都走不掉了。

孟川也离开混洞,不再受混洞影响。

只是心境,想改变也很难。

“对,都是修行,活着也是修行。”李观微微点头。

元初山的诸位尊者们都转头看向远处,因为庆贺仪式开始了。

当代的元初山主,便是之前的‘剑九王’。至于更早的好些封王神魔,都已经陷入沉睡。

一袭紫袍的剑九王,如今威严也越深,他此刻郑重万分面对周围众多神魔们开口道:“从妖族和我人族战争起,至今,我是第五任元初山主。我很自豪的向诸位宣布……这场战争,我们人族赢了!!!”

“赢了。”

“赢了赢了赢了。”

整个赤血崖上激动欢呼声,特别是很多白发苍苍的年老神魔们,都流下泪水,激动喊着。

“哗。”

赤血崖旁,忽然显现了密密麻麻的神魔虚影,过万计。

周围都安静下来,在场的神魔们仔细看着,寻找着其中熟悉的很多身影。

当代元初山主继续说道:“这里有一万七千一百零一位神魔,他们个个为了守护人族,和妖族战斗。其中一万三千两百零八位神魔战死,只有三千多神魔能安然终老,可也厮杀了一生。”

“所有为这场战争付出的神魔,都将永远活在我们记忆里。”

“我元初山,将世世代代永远纪念他们。”

孟川也在默默看着。

在赤血崖留影中,他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,像真武王,像薛峰师兄,像妻子柳七月……

按照元初山过去的规矩,一旦进行沉睡的封王神魔,对外宣称都是死去的。所以之前‘苏醒’的战斗,让神魔高层明白那些古老神魔并非彻底死去。可元初山还是按照惯例,因为每一个沉睡的神魔,都是离寿命大限不远的。

在留影中,看不到孟川、阎赤桐、晏烬等人。

但能看到柳七月。

“七月。”孟川看着,在密密麻麻的神魔留影中,妻子‘柳七月’正是最年轻时候,一身青红衣袍,显得鲜亮耀眼,还背着神弓和箭囊,正在朝身旁展颜一笑。

孟川知道,当初妻子是和自己相视一笑。

“七月,这场战争赢了。”孟川心中默默道,“当初我俩的誓言,如今已经做到了。”

那一夜。

还稚嫩的年轻男女,约定了终生,定下了一生的誓言。

便是当初的二人,都觉得目标太远太大,做好了战死的准备。

而如今……

一直朝着目标前进,拼着性命往前进,真成功了。

“哥。”晏烬也站在众神魔中,看着那神魔留影中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影,那是‘薛峰’的身影。

“哥,一切都好了,这天下间一切都好了。”晏烬看着那身影,那个一直照顾他的身影。

他能走出来。

有妻子的原因,有孟川说出的安海王所有事情,但更主要是兄长!

……

世界间隙。

通体犹如寒冰的安海王,默默坐在那。

自从得到消息,知道战争获胜后,他就一直坐在这。

如今的他,完全不像人了,身体仿佛就是一块深青色寒冰雕刻成的雕塑。

“赢了。”

“终于赢了。”安海王终于咧嘴露出一丝笑容。

他缓缓的起身。

“我这个罪人,继续巡守世界间隙吧,三百年的罪期还没到呢。”安海王一步步行走在孤寂的世界间隙中,如今世界间隙彻底稳定,诞生的宝物早就被取之一空,又无法观看‘世界诞生’参悟。所以这里便是妖族也很少来了。

诺大一个世界间隙,如今便只有安海王一个生命在此。

……

除了宗派的神魔,还有很多只能算外门弟子的普通神魔们,也太多战死了。

“章师兄,王师兄,还有李师姐……还有,师妹。我来看大家了。”一位白发老者正坐在墓地群中,在那嘀嘀咕咕说着,“这一两个月,我眼睛越加不行了,一个神魔眼睛都看不太清,估计我也快要去地下陪你们了。”

“不过我今天带来一个好消息,和妖族的战争,我们赢了,赢了。这天下以后就彻彻底底太平了。”

“师妹啊,当初我说过,等我们换防后,我就娶你。可这一等,就再也没等到,是我欠你的。”

“我没有再娶,我这一辈子一直在和妖族斗,如今战争彻底赢了,也不需要我再斗了,我也放心了。”白发老者喝着酒嘀嘀咕咕说着。

不知不觉,他便依靠着墓碑睡着了。

永远睡着了。

……

天下间,有太多人为这一天而激动。

因为为了这场战争,付出了真的太多太多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