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沧元图>第十四集 第十九章 各方
第十四集 第十九章 各方
本书:沧元图  |  字数:2292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3-01 04:29:32

黑沙洞天。

高山之巅,云雾缭绕中有楼阁座座。

其中一座九层楼阁的顶层高台,白瑶月盘膝而坐,眸子中带着怒意。而这时候两道虚幻身影从远处飞来。

“白师妹,什么事召我们?”蒙天戈、芈玉的虚影都飞了过来。

“薛峰死了。”

白瑶月冷声直接说道。

“怎么可能?”蒙天戈焦急道。

“元初山刚刚告诉我的,说是妖圣黄摇所杀,就在娑风城外。”白瑶月说道。

一袭紫袍的芈玉尊者忍不住道:“元初山真是没用,都和我们黑沙洞天做了交易,三千头铁石兽他们也收了!如今竟然连薛峰的性命都没能保住。”

“按元初山的说辞,他们已经将当年不死帝君炼制的‘护身手环’给了薛峰一个,黄摇虽然夺舍后是五重天妖王之身,但依旧能爆发出新晋造化尊者实力,数息时间,连续出刀,护身手环蕴含的力量消耗殆尽,薛峰也就丢了性命。”

蒙天戈叹息道:“薛峰终究是封侯神魔,靠自身的暗星真元催发宝物,威力都太弱。只能凭借那手环本身力量。”

“我黑沙一脉,这么多年才发现一个能成尊者的天才。”芈玉尊者有些愤怒,“元初山真是废物,既然做了交易,就该保住薛峰性命。比如让薛峰待在山上,别去镇守城池。”

“他们没能保住薛峰,却拿走了我们三千铁石兽。”蒙天戈冷声道,“我们刀戈殿炼制三千铁石兽可不容易,让元初山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“如今他们厚着脸皮根本不肯归还三千铁石兽。”白瑶月冷声道,“不过,必须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“薛峰死了,我永远没法满意。”芈玉尊者怒道。

黑沙洞天和元初山的作风完全不同。

元初山是相对自由宽松的,同门弟子实力接近的,地位都比较平等。而黑沙洞天规矩森严,最是严厉,内部也等级森严。

若是薛峰在黑沙洞天,地位要高得多,也会拥有诸多特权。更加不可能做太危险的事。会安排一些相对轻松点的任务给他。等确定有足够自保之力了,才会放出去。

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”白瑶月摇头,“我们还是自己好好培养弟子吧。”

“这次的源头,还是百万妖王。”蒙天戈虚影皱眉道,“百万妖王们四处出击,封侯神魔们也得全力出手去守住全城,自然暴露了位置。一些强大妖王们就可以进行偷袭。我们黑沙洞天这两年多,也因此都死了七位封侯神魔了。”

“巡守神魔们为了守住整个天下,损失也很大。”芈玉尊者有些痛心。

“天下间过百万妖王。”白瑶月神情也郑重,“而且每年还补充数万妖王进来,不管是攻城,还是狩猎凡人,带来的压力都太大了。这百万妖王,让古老的封王神魔不敢沉睡,封侯神魔们有身死危险,大量巡守神魔去拼命。”

“现在就期盼白钰王了。”蒙天戈说道,“白钰王自创的绝学《九天十地》擅长地底探查,若是他突破到‘洞天境’,地底探查范围也能大增,速度也能大增。屠戮妖王怕是能快十倍。”

“他是法域境巅峰,而且轮回一脉,要达到洞天境太难了。”白瑶月轻轻摇头,“之前他在世界间隙待了些时日,也依旧没能突破。”

蒙天戈点头:“在顶层战力上,妖族差很远,只能躲起来。但普通妖王的数量太多。甚至数十年后,妖界怕又繁衍出新的一大批妖王了,或许又送进来百万妖王。”

白瑶月、芈玉也没吭声。

这是一个大难题。

如今三大宗派都为此烦恼。

……

杜阳城。

庭院内,安海王盘膝静坐,参悟着‘春秋劫’这一招。对安海王而言除了妖王攻城,要去对付妖王外,其他时候他都在修炼。

“春秋劫。”安海王看着虚空,时光在他眼中是实质的。

“嗖。”

高空中一头飞禽妖王飞来,扔下一封信便又离去。

安海王伸手接过信。

“元初山的信?”安海王拆开信封,取出信展开一看。

安海王那犹如大山般沉稳的身体却微微一颤,握着信的右手也忍不住颤动了下,但很快就稳定住了。安海王眼神更加幽深,他盯着这封信,足足十余息时间,他一动不动就这么盯着看着。

“峰儿,走好。”安海王声音沙哑,他手中的信纸无声无息化作齑粉,“妖圣黄摇,为父,定会将其斩杀!”

安海王闭上眼,许久又睁开眼继续修炼‘春秋劫’。

……

夜幕降临。

地底探查了一整天的孟川,返回了江州城的家中。

“阿川,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柳七月笑着问道,“饭菜早好了。”

孟川走到厅内餐桌旁,饭菜香味弥漫,孟川却没有一点食欲。

“怎么了?”柳七月问道,她发现丈夫不对劲。过去孟川施展雷霆神眼一整天,精神疲倦,但一直都是战意昂扬的。

“薛峰死了。”孟川说道,“就今天中午。”

“薛师兄?”柳七月不敢相信,“薛师兄不是都达到法域境了吗?”

“妖圣黄摇夺舍潜入人族世界,虽是五重天妖王之身,但实力境界却极为可怕,还在安海王之上,薛峰根本逃不掉。”孟川沙哑道,“我有些累,先进房歇息会儿。”

柳七月点头:“好。”

她和薛峰接触比较少,战争时期,战死的神魔太多。越熟悉的神魔战死,触动更大。当年‘天星侯’战死,柳七月就伤心悲痛许久。而薛峰战死,柳七月有心痛惋惜,但并没有孟川的感受强烈。

回到屋内。

孟川在床上侧躺下,抱着被子闭着眼睛。

他也有喜怒哀乐,并不是真的麻木。每天地底追杀妖王,经常也接到‘巡守神魔’求援。可很多时候赶到时,看到的是巡守神魔的尸体。

一次次悲痛。

这次赶到时,也只是遥遥看到妖圣黄摇杀死薛峰,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真的累了。

心累了。

柳七月悄然走进房间,看到躺在那犹如孩子的丈夫已经睡着了,孟川抱着被子,眼角隐隐有着泪花。

“阿川也累了。”柳七月躺在旁边,靠着孟川也一起睡着。

路难走,至少他们夫妻一直并肩而行。

……

孟川睁开眼,已是夜深人静时,施展雷霆神眼的疲倦已经没了,之前浓烈的情绪也在睡眠中淡了许多。

“起来了?”柳七月也醒了。

“嗯,我去书房坐坐。”孟川一笑,亲了下妻子的脸,“我现在很好,依旧充满斗志。”

柳七月微笑点头。

孟川起床后,来到书房,点了灯。

“哗。”在桌上放好画纸,镇纸压好,孟川又调着颜料,看着面前的纸张。

他想要用画,记下一些人,一些事。

这些人这些事,永远不该被遗忘,永远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