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沧元图>第十一集 第八章 十年的画
第十一集 第八章 十年的画
本书:沧元图  |  字数:230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20-01-03 04:59:54

江州城,孟府。

星月湖的湖心阁内,孟川带着孟悠、孟安到了这。

自从知晓爹娘真实身份后,孟悠孟安就经常被父母带到府内住了,不过是住在‘湖心阁’。湖心阁是孟川夫妇命人建造在星月湖中央的建筑,除了夫妇二人、孟大江、柳夜白、两位飞禽仆从外,禁止任何人靠近。柳七月以凤凰火焰引地火弄了几座温泉,令湖心阁长期雾气升腾,稍微距离远点,都难以看清湖心阁内人的样貌。

“爹,我们错了。”孟悠、孟安乖乖认错。

“哪错了?”孟川淡然道。

“我们知道宁师妹的事后,就该立即溜掉,不该纠缠。”孟安乖乖道,“再禀报爹娘,让爹娘帮忙救宁师妹一家。”

“我们这么做,让人知道我们身份不凡,有暴露危险。”孟悠也低声道,“爹你说过,要保密身份,防止妖族盯上我们。”

孟川看着儿子女儿乖巧认错的模样,也没再发火。

呼。

灰鸟飞禽妖王化作的女子‘惠姨’正捧着木盘,踏水而来,走向湖心阁。

“知道错就罢了,以后凡事要三思而后行。赶紧去吃晚饭去。”孟川喝道。

“是,爹。”孟悠、孟安大喜,彼此相视一眼美滋滋立即离开。

孟川看着他们俩。

“少年心性,有一腔热血也是好事。总是让他们忍,也不现实。”孟川明白这点。

深夜时分。

儿女早已熟睡,孟川发现柳七月回到湖心阁。

“怎么样了?”孟川询问。

“没想到还真查出来些事。”柳七月惊讶道,“有个叫风语馆的青楼,是天妖门用来搜集情报的。”

“天妖门?”孟川眼睛一亮,“仔细查。”

“天妖门很狡猾,怕很难查出太多东西。不过,肯定会一查到底。”柳七月点头,“对了,那个王琮的另外八名手下,花伯之前暗中就留下妖力印记,花伯去抓他们时,那八名手下还在处理宁家的一些器物。抓来后,我以迷魂术追查,因为时间短,他们并未外泄此事。这八人都是给王琮做脏活的,罪大恶极,我直接杀了。”

孟川点头。

柳七月乃是封侯神魔,也凝练元神。迷魂之术控制凡人还是很轻松的,她又道:“如今可能暴露悠儿安儿身份的,就是宁家一家三口和王樊酬。宁家一家三口,对这件事了解很少,他们只知道悠儿安儿被王琮抓了。王琮死的消息,他们都不知。倒是王樊酬……知道比较多。”

孟川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征用宁家一家三口,为地网总部所用。”柳七月说道,“地网总部需要些做杂活的凡人,他们一家三口就在那待着。地网总部,绝大多数凡人是禁止和外界联系的。是为了情报保密。让他们待了五年,五年后,悠儿和安儿肯定早进元初山了。到时候宁家一家三口想走想留,随他们。估计他们更愿意在地网总部,毕竟生活无忧。也会允诺他们,五年后,宅院铺子钱财等物依旧归他们。”

孟川点头:“王樊酬呢?”

“两个法子。”

柳七月说道,“刚刚审问来看,死去的王琮不善经营,做的都是沾血的生意。一是想方设法以各种法子谋夺别人的家产。宁家一家就是如此,若不是悠儿安儿出手,宁家一家不但家产没了,命怕都没了。二是做皮肉生意,因此死去的女子就有不少。三是做些掮客生意。他送钱财送女人去结交各方神魔家族子弟,而后再利用这些神魔家族子弟的权势,去赚取好处。所以这人的确如悠儿安儿说的,罪大恶极!被他害死的人家,能查出的就超过百户,无辜女子更多。”

“悠儿和安儿杀得好。”孟川也有杀意。

“王樊酬是他祖父,也是他最大的靠山。王琮做这些事,不可能瞒得住王樊酬。”柳七月说道,“王樊酬视而不见,还一直庇护着孙子。这罪孽,王樊酬同样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所以处理他有两个法子。”

“都是公平处理。”

“一是把那些案子写的清清楚楚,扔在云州王家脸上!王家怕也没话说。即便这事不是王樊酬直接参与,可他视而不见,庇护孙儿,判罚其坐牢五十年。也是理所应当。关在神魔牢狱,无法和外界接触,自然不会泄露消息。”柳七月说道,“不过从元初山的角度,是更希望有罪的神魔,用命去抵抗妖族来赎罪。所以我另一个法子,就是想办法请一位幻术大高手,修改王樊酬的记忆。令王樊酬只知道我们儿女遭到刺杀,但是没看到悠儿、安儿、花伯的模样。只看到我们俩!”

“修改记忆后,他不知道悠儿安儿的模样。就可以送他去抵抗妖族,用命赎罪了。”柳七月说道。

“我更喜欢后一种方法。”孟川皱眉,“只是幻术高手,王樊酬虽然没凝练元神,可也是神魔。要修改他的记忆……得幻术入道,幻术入道的神魔如今都是组成一支支神魔小队。”

“阿川你的幻术也很厉害,做不到么?”柳七月问道。

“我能暂时蒙蔽他记忆,做不到彻底修改。”孟川思索着道,“放心,这十年我救援各地。元初山偶尔都将我调遣到其他地方救援……幻术大高手,关系近的,超过十位。我想想怎么解决这事。”

从孟川夫妇的角度。

必须得尽量保护好儿女,实在是这十年,孟川对妖族的‘伤害’太大。

妖族恨孟川入骨,前后刺杀过三次,孟川幸亏修炼肉身一脉传承,否则早就毙命了。这让孟川越加小心保护儿女。因为他所在意的人当中,儿子和女儿还是凡俗,太脆弱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,孟府,湖心阁的书房中。

孟川在画画。

这幅画卷,有妻子、儿子、女儿。

妻子和女儿孟悠在下棋,儿子孟安则是钓到一条大鱼欢喜万分。当时儿子喊:“爹,爹,看,我钓的鱼!”孟川当时一抬头,看到的画面让他觉得很美,他也知道儿子女儿都长大了,以后要去元初山,相聚时间会越来越少。

如此画面,注定只会成为记忆。

他于是画下这幅画。

妻子和女儿认真下棋,她们的眼神,阳光照射下她们头发都略微泛黄,一切都那么美。

儿子那种少年活力,炫耀大鱼时的激动,以及看向自己,那种对父亲的依恋……

那一幕场景,孟川一辈子都不会忘。

他画了两个多月。

这一刻也终于画完。

孟川也能感觉到元神绽放着灵光,这十年来,他每年给妻子画一幅画,还有各处救援所看所见,引起心灵触动所画的画也有不少。当初在元初山上,终日苦修,心灵触动反而少。而如今镇守救援的日子,触动却要多得多。

“嗯?”孟川感觉到元神的变化,“终于要突破了?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