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沧元图>第十集 第八章 恕师侄无礼了!
第十集 第八章 恕师侄无礼了!
本书:沧元图  |  字数:2127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12-18 02:11:13

我年龄大了,又积攒不到闯生死关的功劳。所以我选择了炼体神魔一脉。”孟大江说道,“元初山内门弟子,禁止修炼炼体一脉。但外门弟子还是可以去试试的。我想着,这条修行体系仅仅初创数百年,将来也能继续完善。”

“我若是能打破这修行体系的极限,达到封侯神魔。相信也会让天下震惊,让白家也高看我一眼。或许就允许你娘和我正大光明在一起了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孟大江自嘲笑道,“奋斗数十年,依旧只是不灭境神魔而已,我连这炼体神魔一脉的极限‘大日境神魔’都没修炼,更别说打破极限了。”

“为了修炼,爹,你就勾结天妖门?”孟川开口。

孟大江轻轻点头:“是,我想尽办法变强。成为灭妖会杀手,和天妖门勾结,都是如此!就为了得到种种资源,让自己变强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孟川开口。

“川儿,不管你信不信,事实在那。不承认又有何用?”孟大江说道,“我当时只想着变强,想着和你娘在一起,做错了事。虽以后醒悟,不再和天妖门勾结,但也晚了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孟川盯着孟大江,“我不信超长服兵役,在城关服兵役十年,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父亲,会去勾结天妖门?”

“我不信,将我培养成如今这样,从小教导我的父亲,会勾结天妖门?”

“我不信,我娘选择暴露身份离开我们,也要杀妖王杀妖族,救十万人!你那般深爱她,会做出和她截然相反的事,去勾结天妖门?”

孟川看着父亲,眼睛泛红,“我相信我的眼睛,我相信我的心!我的眼睛我的心都告诉我,我爹绝不会勾结天妖门,绝不会!”

“我……”孟大江看着孟川。

“我会证明这一切的。”孟川抓着孟大江的手臂,大日境真元就裹挟着父亲,令父亲无法反抗。

“川儿,你要做什么?”孟大江连道。

孟川抓着父亲手臂,带着直接出了牢门,继续往外走。

阴暗地牢内,远处入口依稀看到外界天蒙蒙亮了。

“川儿,你别糊涂。”孟大江连道,“该如何惩戒,我都毫无怨言。你这么做……”

孟川不发一言,大日境真元流转直接封住了父亲嘴巴,父亲孟大江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父子二人往外走时,忽然远处地牢入口出现了一道紫色衣袍魁梧身影,他冷漠看着孟川父子二人。

“师叔。”孟川抓着父亲手臂,也停下来。

“孟川,你要带着你父亲去哪?”龚胥侯淡然问道。

“师叔已经定了我父亲罪名,判定他死刑,上禀元初山,等元初山最终核准,对吧?”孟川问道。

龚胥侯说道:“证据确凿,你父亲也承认了,自然按元初山法规来办。”

“证据确凿?”

孟川冷笑,“师叔啊,你也是封侯神魔,这天下间神魔手段多的是,控制人心?篡改记忆?这等手段难道你都不知?”

“是有这等手段。”龚胥侯说道,“可你父亲是不灭境神魔,即便是简单篡改些许记忆,也需要幻术达到‘道之境’的存在才能做到。一位幻术达到‘道之境’的,何等稀少?会单独构陷你父亲?”

“可能性是比较低。”孟川说道,“可是……也存在这可能,既然如此,能算证据确凿?”

龚胥侯说道:“地网办事,普通神魔犯案就是如此处理!如果每一个案子,都认为可能篡改记忆,那要查实就太难,每一个案子都需要强大神魔仔细追查,需要耗费多少精力?”

“普通神魔犯案?可我爹他不是普通神魔!”孟川说道,“他是我孟川的父亲!我怀疑就是天妖门故意构陷。”

“天妖门构陷?”龚胥侯皱眉。

孟川早就认定了。

有自己这儿子,还有太阴圣女白念云这妻子。自己爹的身份自然不普通。

“不管是否构陷,你可以上禀元初山,相信元初山会查实。”龚胥侯说道。

“如今神魔们征战四方,哪有心思慢慢追查一案子?就像师叔你,直接让元初山去最终决定。元初山上就一定会认真仔细追查?”孟川摇头,“其他神魔办事我不信,我会亲自带父亲去元初山!这件案子的前前后后,我都会盯着。”

“哪有你如此做事的?”龚胥侯皱眉。

“那是我父亲。”孟川怒道,“师叔,今天你别阻挡我。”

“你太放肆了。”龚胥侯有些恼怒。

“那就恕师侄无礼了!”孟川话音一落。

轰!

带着父亲直接化作一道闪电,轰的冲天而起,恐怖雷霆将地牢上方屋顶直接撞击出一个大窟窿,孟川带着父亲已经破空而去!

“大胆!!!”龚胥侯也嗖的化作流光追过去。

地牢外的那些神魔们之前看到孟川和龚胥侯针锋相对时,就有些胆战心惊。

一位是元初山年轻一代三大天才之一的孟川师兄,最近数年,更斩杀不知多少妖王妖族,对吴州钱州境内不少神魔有恩德。

一位更是封侯神魔‘龚胥侯’,坐镇吴州城!威名远播。

二人针锋相对,那些不灭境神魔们哪里敢吭声?

“冲出去了?”

“我的天,直接撞破地牢了?”

这些神魔们看着地牢屋顶的巨大窟窿,不由瞠目结舌。

更看到远处一道闪电一闪便到了远处,龚胥侯的流光划过长空,却明显慢了一大截。

……

吴州城外的一株大树树冠上,孟川抓着父亲手臂,看着远处站在城墙上没再追的龚胥侯,龚胥侯显然意识到彼此速度差距了:“这个孟师侄,带着一人,速度都远超于我?”

“孟川,你这么做太胡来了,凡事都有规矩。”龚胥侯传音怒喝。

“师叔。”

孟川也传音道,“师侄也知道凡事有规矩,但此事关系到我父亲的清白与生死!师侄也只能任性一回了,等到了元初山,我也会向师尊他请罪!但我父亲的案子必须查得明明白白,若是我父亲真勾结妖族,那便死不足惜。若是我父亲是冤枉的,也定要还我父亲清白!”

“师叔,这次是师侄不对,等事情过后,师侄定会亲自来赔罪。”

嗖。

当即带着父亲化作一道闪电,迅速消失在天边。

龚胥侯站在城头上,恼怒却又无奈,他能怎么办?追不上啊!

(本章完)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